您好,欢迎访问本站博客!登录后台查看权限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  •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[赤峰旅游]1979年的老哈河

赤峰旅游 chifeng 2017-10-27 31 次浏览 0个评论
网站分享代码

  乌凤军提起1979年的老哈河,就让人想起1979年的夏天,正值老哈河汛期水涨的时节。1979年,仿佛一个遥远的年代。记忆,却常常跨越漫漫时空,追溯那惊魂动魄、催人泪下的往事。

  

  夏日的天空晴雨无常,本来早上是个晴好的天气,谁料一场大雨竟从中午一直下到黄昏。雨停了,云层渐渐消退,一轮红日倚在远处的水天之间,温暖地映照着老哈河两岸的草木农田。本是涌涨的老哈河水,现在像是一群猛虎从天而降,一路咆哮着向下游疾驰而去。眼前的场景,简直是一片汪洋。

  

  想不到这个时候在老哈河的北岸竟然出现了三个人影,一对年轻的夫妻和一个孩子。他们是上午搭坐生产队的拖拉机来到北岸的,为了给孩子治病。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,他们不知道。因为看了好几个大夫,说了好几种病况,只是都没有结果。听说北岸有个名医可以治疗孩子的病,他们慕名而来,哪怕是只有一丝希望,他们也要去试一试。现在大夫是看了,也给孩子抓了不少的药,可是看到眼前这滔天的洪水,让这对年轻的夫妻却是一筹莫展。他们站在北岸的一块高岗上,在夕阳的余晖下,站成了一幅孤独的风景。

  360截图20171027211429348.jpg

  年轻的妻子怀抱着孩子,不时地看看急流的河水,再看看熟睡的孩子,脸上写满了焦急和忧虑。孩子的脸色苍白,刚刚啼哭时的泪痕在脸上依然清晰可见。一旁的丈夫手里提着一个花色的小布兜,眼睛直盯盯地看着汹涌而过的洪水,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焦灼与渴望。花色的小布兜很小,但是很鼓,里面装满了大夫给孩子开的药。

  

  夕阳越沉越低,但是老哈河水流势依然凶猛,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。他们必须在天黑之前趟过河去回到家里,否则只有在这里过夜。可是现在的河水,别说是趟,就是游也望而却步呀。他们担心命若游丝的孩子,与其说孩子熟睡了,倒不如说孩子已经哭得没有力气了。

  

  年轻的妻子决定强行过河,一旁的丈夫却不知所措。留下来夜宿河岸,孩子面临着生命的危险。如果过河,一家三口更是生死难料。但是为了孩子,为了回家,他们终于决定强行渡河。在那个清苦的年代里,孩子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和寄托。在他们看来,孩子是他们的命。

  

  他们开始过河了。根本没有必要挽起裤管,因为他们知道河水的深度随时可以淹没他们的肩膀。他们不会游泳,但是他们别无选择。孩子这时候醒了,丈夫让孩子骑在自己的肩头,他一手抓着孩子的手,一手拉着妻子的手,妻子高举着花色的布兜。他们一步一步向着老哈河的对岸挺进。

  

  一开始水还有点浅,可是到了河水中央的时候水变得越来越深。年轻的妻子第一次过这么深的河,让她的心里一阵阵发怵。丈夫紧紧攥着妻子的手,在滚滚涌来的河水里奋力向前。他们的脚已经踩不到河底了,他们只得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前走。孩子和小布兜是那宽广的河面上最渺小最真实的景致,那是一种生命的高度和本质的坚强。他们夫妻的影子在水面上时隐时现,越来越大的险情让他们鼓起了求生的欲望和战胜洪水的勇气。

  

  距离河岸越来越近了,他们没有喘息的机会,也没有停下脚步的可能。孩子此时显得特别懂事,任凭凉风吹着他的小脸和冰凉的河水浸泡着他的小脚,他也没有哭闹。仿佛此时的场景,也是他一生最初的记忆。

  

  终于到了河的对岸,他们上岸了。妻子踏上河岸,第一次回头,她看到了那宽阔的河面和滔滔滚动的洪水。不敢想象,他们是怎样一步一步地渡过来的。她的眼里噙满泪水,脸上有微笑掠过。回过头来,看到身心俱疲的丈夫和可爱的孩子,她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了丈夫和孩子放声大哭起来。

  

  这个时候,夕阳已经落山。满天的霞光映在他们回家的路上,他们加快步子匆忙地往家里赶,来不及顾及一下自己的疲惫和困顿。孩子也好像有些累了,在母亲疲惫的背上甜甜地一直睡到家里。

  

  后来,孩子吃过了那个大夫开的药,病就奇迹般地好了,再也没有复发。那一年,孩子一周岁,一个根本无法收获记忆的年龄。二十五年后,孩子在自己母亲那里听到了这个关于老哈河的故事,于是这个孩子就写下了这篇文章。也许自己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过1979年关于老哈河的印象。但是,写下这个真实的故事,只想让自己懂得,自己的生命到底有多重?父母的真爱到底有多深。

  

  1979年的老哈河,在这个孩子记忆的长河里,无须再次提起,永远也不会忘记。  稿件来源:新华网


已有 31 位网友参与,快来吐槽:

发表评论

站点统计